耳聋_治疗

  西医治疗:

      治疗原则是:恢复或部分恢复已经丧失了的听力,尽量保存利用残存的听力。具体方法如下:

  一、手术治疗:对先天性外耳道与中耳发育异常和各种中耳炎的后遗症,在确定咽鼓管及内耳功能良好的情况下,可行听力重建术,其中包括鼓膜修补术、各式鼓室成形术、镫骨切除术、人工镫骨术,半规管开窗术等,部分手术可获满意效果。对梅尼埃病的外科治疗有争议。

  二、药物治疗:在排除或治疗原因性疾病的同时,尽早选用血管扩张剂、降低血液粘稠的药物、维生素B族、能量制剂、以及必要时在一定期间内应用类固醇激素进行治疗。对突发性耳聋的治疗可加用阿斯匹林,150mg/日,口服。

  三、助听器选配原则:有残余听力的聋耳均可配助听器。但要在治疗或手术无效而且病变稳定后才能考虑选配助听器。一般讲,语言频率平均听力损失 35~85dB者可使用,听力损失在60dB左右效果最好。经耳科医生或听力学家详细检查后才能正确选用。助听器的选配是一项很细致的工作,幼儿早期配戴助听器更有以下重要意义:认识声音的存在;即使听不清语言,配戴助听器对学习语言也是不可缺少的。

  四、耳蜗电极埋植:这一技术适用于听毛细胞损坏而部分(5%~10%)蜗神经尚存活的中青年双侧重度感音性聋患者,单导装置使患者获得外界信息甚少,多导装置已较广泛应用于国际耳鼻咽喉科临床,使全聋患者听到更多的语言信息,配合以语言训练和唇读可达到以下效果:可以听到各种环境声;部分病人直接听懂语言;解除了聋人的孤独感;提高了唇读能力;通过听觉反馈改善了发音;部分病人的耳鸣得到缓解。

  五、听觉和语言训练:训练成功与否,取决于早期发现早期诊断,早期训练与有无残余听力。开始训练的年龄愈小愈好,使儿童尽早地充分利用残余听力,获得必要的听觉刺激。

       中医治疗:

       一、辨证选方

  1.风热侵袭

  治法:疏风清热,解毒通窍。方药:银翘散(《温病条辨》)加减。金银花20g,连翘15g,桔梗12g,薄荷3g,淡竹叶6g,甘草6g,荆芥穗10g,淡豆鼓10g,牛蒡子12g,芦根10g。有咳嗽者,加楷把叶、杏仁:鼻塞多涕者,加苍耳子、辛夷;头痛乏力者,加白芷、川芎;大便秘结者,加火麻仁;还可酌用石菖蒲、路路通等,以行气通窍。

  2. 肝火上扰

  治法:疏肝泄火,开郁通窍。方药:龙胆泻肝汤(《兰室秘藏》)。龙胆草12g,泽泻12g,木通10g,车前子15g,当归10g,柴胡9g,生地黄15g(近代方有黄芩9g,栀子10g)。便秘者加大黄;若下焦湿热不甚者可酌减木通、泽泻等药;若肾虚较甚,虚实挟杂的,可酌加丹皮、女贞子、旱莲草等。

  3.痰热郁结

  治法:化痰清火,和胃降浊。方药:加味二陈汤(《医宗金鉴》)。法半夏、陈皮各10g,茯苓15g,甘草6g,黄芩10g,黄连6g,薄荷3g,生姜9g。加入杏仁、瓜蒌仁、胆南星之属则除痰之力更强;失眠加远志、龙骨;郁结甚加浙贝母、天花粉;若因恼怒转加,可选用柴胡,青皮、连翘、郁金,效果更佳。

  4.肾精亏损

  治法:补肾益精,滋肾降火。方药:耳聋左慈丸加减(《小儿药证直诀》)。熟地黄15g,山茱萸15g,山药15g,牡丹皮10g,茯苓12g,泽泻12g,柴胡6g,磁石15g。补肾益精可加枸杞子、女贞子、何首乌、龟板、附子;养心宁神可加酸枣仁、柏子仁、远志、合欢皮、夜交藤;芳香开窍可加藿香、佩蓝、麝香;气血双亏加用黄芪、白术、大枣、当归。

  5.脾胃虚弱

  治法:健脾益气,补中升阳。方药:益气聪明汤(《证汉准绳》)。黄芪15g,人参10g,升麻10g,葛根10g,蔓荆子15g,芍药12g,黄柏10g,炙甘草6g。若痰湿上扰而见眩晕,头重如蒙,可减去黄柏、芍药,加白术、天麻、半夏,以健胃化痰。

  二、其他疗法

      1.风热侵袭致耳聋耳鸣,可用滴鼻灵滴鼻,以宣利鼻窍,开通耳窍;可用咽鼓管自行吹张法和耳膜按摩术;

  2.可用耳鸣滴剂滴耳:生草乌60g加75/酒精200ml,浸泡1周后可用,每日之次,每次1~2滴。三、穴位注射选听穴、翳风、听会等穴,注入药物,如丹参注射液、654-2、神经营养药等,每次2ml,每天或隔天1次。

  四、药酒疗法胡桃酒:胡桃肉、胡桃夹、磁石、菖蒲各20g,用黄酒250g浸泡,取酒饮服,每日1~2次,每次20ml,功能益肾补脑,适用于肾亏所致的耳聋耳鸣。

  五、食疗①芝麻茶:补肝肾,益脾胃。②黑豆粥:补脾益胃,并治虚劳。③冬青子酒:适用于肝肾阴虚性耳鸣。④菊花明目酒:适用于阴血不足,肝脉失荣所致耳鸣。⑤其他如甲鱼、海参、枸杞子等用适当制法均有助于耳鸣耳聋的改善。

  六、其他1.药枕可疏通经络,安和五脏,健身益寿,一般适用于头痛头昏,耳鸣目花,失眠健忘,高血压等。2.气功:如鸣天鼓式、梳头式,对肾亏引起的耳鸣耳聋、健忘等有一定疗效。3.养心:中医很重视养心,强调精神活动对人体的影响,如大喜伤心,大怒伤肝,过思伤脾,过悲伤肺,惊恐伤肾,注重养静摄生,以清静养神,抗老延年,七情悦寿而康。

  一、辨证论治:

  1.风热犯耳证:发热微恶风寒,头痛鼻塞,咽痛,耳鸣阵作,舌淡红,苔薄黄,脉

  浮数。疏风清热。银翘散加减。

  2.肝火燔耳证:突然耳鸣或耳聋,头目胀痛,头晕面赤,口苦咽干,心烦易怒,夜寐不安,胸胁胀闷,大便秘结,小浸短赤。舌质红,苔黄,脉弦数。泻肝清耳。龙胆泻肝汤。

  3.痰火郁结证:耳鸣时轻时重,有时闭塞如聋,胸中烦闷,痰多,口苦,耳下胀痛,二便不畅,舌红苔黄而腻,脉弦滑。清热化痰。黄连温胆汤加减。

  4.瘀滞耳窍证:耳聋年久,耳鸣;胸闷刺痛,头目晕眩,舌紫暗或有斑点,脉细涩。逐瘀通耳。通窍活血汤加减。

  5.阴血亏虚证:头晕眼花,经常耳鸣,心烦少寐,咽干,面白无华,舌淡或红,脉细弱而数。滋阴补血。杞菊地黄丸加减。

  6.肾精亏虚证:耳鸣或耳聋,眩晕,腰膝酸软,健忘,遗精,舌淡、脉细弱或尺脉虚大。补肾益精。耳聋左慈丸加减。

  7.中气下陷证:耳鸣、耳聋,时轻时重,休息暂减,烦劳则加重,四肢困倦,劳怯神疲,食少腹胀,·大便溏薄,脉细弱,舌淡,苔薄白。补气升提。益气聪明汤加减。

       中药治疗:

  肝火证:龙胆泻肝丸、龙苔丸、逍遥丸等。

  痰火证:清气化痰丸等。

  虚证:若偏于肾阳虚,可用补骨脂丸;若肾亏复为外风所乘,可用本事地黄汤;若肾精不足,以致肝热内郁的,可用滋水清肝饮;补肾养阴可用六味地黄丸;虚火上炎可用知柏地黄丸、大补阴丸;肝肾阴虚,肝阳偏盛宜用杞菊地黄丸、二至九;脾胃虚弱可用补中益气九;补肝肾、益精血可用首乌片。

      针灸治疗:

  1.风热侵袭致耳鸣耳聋者可取穴上垦、迎香、合谷,针刺捻转,留针10~15分,每天1次。

  2.其他各类型耳鸣耳聋,均可用下法:

  针灸:取耳区及少阳经穴为主,如耳门、听宫、听会、翳风等,每次2~3穴,根据病情不同,分别采用补泻手法,虚寒者可用艾灸法,选用百会、足三里、关元及背部俞穴。

  耳针:取内耳、肾、肝、神门,中等刺激,留针15~20分,10~15次为1疗程。

     推拿按摩:

     推拿患者侧卧,微张口,术者用一指禅推法推耳门、听宫、听会,中诸、合谷,治耳鸣。

    中西医结合治疗:

  由于引起耳聋的原因不同,所以治疗的思路亦不同。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各种原因所致的耳聋有一定的疗效。1.药物中毒性耳聋:多属中医实证,为邪闭耳之经络所致,在治疗上应解毒通窍,兼凉血治疗,以恢复或部分恢复已丧失的听力,充分利用残存的听力。中药中的穿山甲为通经之要药,善走窜通络,用之可直达病所;黄芪补气解毒通络;丹参解毒通窍;骨碎补、黄精等药善治药物中毒性耳聋;川芎嗪能改善耳蜗微循环,清除氧自由基。西药选用营养神经细胞,调节全身及内耳微循环的药物。其方案为:

  西药用ATP、细胞色素C、辅酶A及盐酸川芎嗪,静脉滴庄,每天1次。维生素B1、维生素B6,肌肉注射,每天1次。烟酸、康得灵片均每天3次口服。中药:穿山甲、党参、黄芪、生地、熟地、制首乌、枸杞子、菟丝子、丹参、葛恨、骨碎补、黄精、蝉衣、红枣每天1剂。

  2.老年性耳聋及原因下明的耳聋:因久病伤肾,年老肾亏,肾精亏损,不能上充清窍,耳窍失养,与现代医学认为病久神经细胞变性,功能障碍及中耳、耳蜗、神经衰老耳发病相符。现代药理分析耳聋左慈丸有改善肾功能,调动人体的抗病能力,修复神经细胞,扶正之功效。治疗方案:中药方用左慈丸(方药组成:熟地240g,山茱萸、怀山药、骨碎补各120g,泽泻、丹皮、茯苓、煅磁石、五味子、石菖蒲各90g,神曲150g。研细末,炼蜜为丸)加减,西药选用改善微循环,营养神经的ATP,辅酶A,细胞色素C,维生素等。3.噪声性耳聋:本病的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揭明,现认为与血管性、机械性和代谢性三方面有关。血管学说认为:强声刺激后耳蜗血流减少,内耳微循环功能障碍,而且噪声亦引起循环及神经系统功能紊乱,导致全身血流状态异常。故治疗除应用ATP、辅酶A、维生素A、B外,还应选用血管扩张药,如丹参注射液。因为丹参能降低血液粘滞度,疏通微循环血流的瘀积和阻塞;还有抗凝作用,防止微血栓形成;丹参还可提高红细胞的变形和携带氧的能力,提高组织细胞对缺氧的耐受性,从而缓解噪声损伤后氧供减少,但是耗氧量增加的矛盾,有效的防治急性噪声性内耳微循环障碍。

  4.针灸配合中西药治疗感音神经性耳聋:辩证施治,针灸取穴:听宫、听会、风他、翳风、百会,根据证型不同,采用虚则补,实则泻法,每日1次;同时静脉滴注川芎蓁或丹参注射液,增强疗效;西医采用扩容、吸氧、供给能量及给予神经营养药,以解决内耳缺血、缺氧、修复神经细胞,有利疾病的恢复。

  5.当归液穴位注射与埋线治疗感音神经聋:现代医学认为耳聋、耳鸣与耳蜗核无规律的自发放电,迷路循环障碍,酶缺乏,神经细胞灵敏度提高以及阈值降低有关。用当归液注射及埋线,干扰了神经的异常放电,促进微循环,改善缺氧状态。

  6.爆震性耳聋:火炮发射或化学品爆炸时,产生冲击波与强噪声,合称压力波。孟昭辉报道:观察2000只动物在各种压力波源的压缩作用下,可致鼓膜破裂;当压力波峰值偏高作用时间短时,造成中耳损伤,即传声系统的障碍,使继之而来的压力波不能有效的传向内耳,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内耳;反之,在压力波峰值偏低而作用时间长的条件下,中耳传声系统保持或接近正常,压力波均能有效的传到内耳,使内耳致伤。王锦玲等研究发现:压力波作用于内外淋巴液,使基底膜与盖膜发生强烈剪切及挤压运动而直接损伤耳蜗。代谢性损伤为继发性,特点是细胞逐渐变性。由此可见,压力波既可引起传导性耳聋,又可引起感音性耳聋。治疗用混合氧,高压氧及高能量制剂以改善供氧及代谢状况。

   疗效评价:

   1.治愈:病因消除。听力恢复正常。
   2.好转:听力提高20dB以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