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: 让儿童获得公平可及的医疗服务

发布时间:2017-06-20 09:31:13

  儿童健康是影响健康浙江的关键性问题。随着全面两孩政策实施,浙江省儿童医疗卫生服务面临严峻挑战,一方面是新生儿增多,服务需求量增加,另一方面则是儿童医疗卫生服务资源严重不足。

  为保障儿童获得公平可及的医疗服务,近日,经省委、省政府同意,省卫计委联合省人力社保厅等部门发布《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实施方案》,从各个方面为孩子、家长以及儿科医生排忧解难。
  与全国相比,浙江发布的《实施方案》有何特色?重点是什么?对老百姓而言,又意味着怎样的改变?浙江省卫计委妇幼处处长胡崇高进行了解读。
  每年需培养500名儿科医生
  据测算,到2016年底浙江省户籍人口将增加约10万人,并且新生儿以每年20%的速度递增,儿童医疗服务需求增长迅速。但与增长的需求不相匹配的是,目前,浙江省儿童医疗卫生服务资源不足,每千名儿童仅拥有0.59名儿科医生,低于国家有关要求。
  同时,由于儿科工作面临难度高、强度高、风险大等问题,儿科医生转岗转行现象普遍。数据显示,近3年,全省51%有儿科的医院出现儿科医生流失,16%承担儿童保健工作的医院出现儿童保健医生调离。儿科医院、综合医院儿科科室招聘难现象也屡见不鲜。以省儿童医院为例,2016年计划招聘104名医学生,而实际参加考试的仅42人。
  “ 归根到底还是人的问题。”胡崇高表示,培养、培训儿科医务人员,势在必行。
  《实施方案》提出,争取到2020年,全省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数达到0.8名,较国家0.69名的要求提高0.11名。这意味着,5年内,浙江省需每年培养、培训、转岗500名儿科医生。
  早在此前,作为教育部批准设立儿科专业的8所院校之一,温州医科大学时隔14年重新恢复儿科本科招生,第一批招生人数25人。各大综合医院也在适当增加儿科医生规范化培训数量。
  “ 但无论是本科培养还是规培,都需要一定时间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”胡崇高表示,《实施方案》专门提出,要开展市、县级医疗机构相关专业医师的儿科转岗,“跟以往‘儿科不够,内科来凑’不同,所有符合条件的转岗人员必须经过严格培训,在原专科执业范围的基础上增加儿科执业范围,并进行定期考核。”
  收费标准不低于成人医疗服务
  怎样才能吸引更多人才报考,或者让其他科室医务人员向儿科转岗?《实施方案》从促进职业发展和调整儿科医生服务价格两方面着手,保障儿科医务人员队伍建设。
  而此前,造成儿科医生流失较多的一个重要原因,是他们的工作强度与收入不成正比。以同职称、同年资医生年薪为例,省儿童医院儿科医生相比同级别的其他综合性医院的医生,大约要低2万元左右。
  因此《实施方案》提出,要适当提高儿科医务人员待遇。合理追加绩效工资总量,专门用于建立对在岗儿科医生的岗位补贴,使其收入不低于本单位同级别医务人员收入平均水平。对从事儿科工作满30年的医生,参照教师、护士的办法,由医院发放一次性退休补贴。同时,适当提高儿童医院中高级卫生专业技术岗位结构比例。“这相当于从薪酬、职业发展等多个方面,鼓励儿科医务人员长期从事这份工作,避免转岗、流失。”胡崇高表示。
  据介绍,儿童医疗服务价格相对偏低,是造成儿科医务人员薪酬偏低的一个原因。“但事实上,一些儿童医疗服务的风险大,前期准备工作所产生的费用可能远高于相同的成人医疗服务。比如,儿童就诊时不像成人那样配合,同样时间做CT,成人能做两个,儿童只能做一个,但收费却是一样的。”胡崇高介绍。
  《实施方案》指出,要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的价格,规定对于儿童临床诊断中的有创活检和探查、临床手术治疗等体现儿科医务人员技术和价值的项目,收费标准要高于成人医疗服务收费标准。根据国家2012年出台的医疗服务价格目录,针对6岁以下儿童的部分项目收费可提高30%。“至于具体哪些项目可以纳入、提高多少比例,还需同物价和人力社保部门进行讨论,出台具体配套政策。”胡崇高表示。
  那么,儿童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后,会不会增加老百姓的看病负担?
  胡崇高表示,调整后的医疗费用将纳入医保支付范围,由政府财政对医保兜底。《实施方案》发布后,人力社保部门还将着力扩大儿童参保覆盖面,并增设儿童大病保险,对部分治疗必须且疗效明确的高值药品,通过谈判逐步纳入支付范围。
  提升基层儿童医疗服务能力
 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,浙江省新生儿人数增长迅速,对医疗服务的需求也迅速增加。数据显示,3年间,省儿童医院的新生儿保暖箱从170个增加到270多个,但仍无法满足需求,因为医院早产儿数量增加了近一倍。
  而且由于收入少、风险大等问题,综合医院办儿科、儿科医院增加床位的积极性不太高。目前,浙江省每千名儿童仅拥有床位1.3张,低于国家2.2张的要求。
  《实施方案》指出,要增加儿科医疗卫生服务供给,到2018年,二级乙等以上(含)综合医院开设儿科门诊,二级甲等以上(含)综合医院应设置儿科病房,床位数占总数的2%以上,纳入等级医院评审范围。到2020年,每千名儿童床位数增加到2.2张。
  增加儿童医疗服务供给,健全儿童医疗服务体系,基层是重点。据了解,浙江省各大医院儿科接诊的患儿,很大一部分是常见病、多发病。“很多都是可以在基层医院解决的问题,但长期以来,家长对基层医院信任度不高,孩子一生病就跑大医院,加剧了城市医院儿童看病难问题。”胡崇高认为,只有基层儿童医疗服务能力提升,才能真正解决问题。因此必须深化“双下沉、两提升”工作,加快发展儿童医疗联合体和医疗集团,促进优质儿童医疗资源下沉。
  随着全面两孩政策实施,全省40岁以上高龄孕产妇比例增加,危重、早产儿以及出生缺陷的儿童数量也在增多。处理、解决这些问题,需要提升全省儿童危急重症救治能力。《实施方案》明确,每个市、县建立1个儿童危急重症救治中心,各市指定1家医疗机构配备危急儿童转运的专业人员、车辆和相应设备,纳入院前急救体系。据了解,今年省财政已下拨3000万元,用于经济相对薄弱地区的抢救设备采购,明后年的计划也已制定。

下载APP 投诉
大家都在看
  • 欺诈
  • 色情
  • 恶意营销
  • 违法信息
取消
免费咨询 私人医生 下载APP 关于我们